中山市摄影家协会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中山市摄影家协会 首页 作品推介 查看内容

《蒌园大街一号》—黄池标

2015-8-3 10:38| 发布者: zsphoto| 查看: 2195| 评论: 0

摘要: 我们家从我父亲那一代搬进了这座小城市, 几十年来一直在城里搬来搬去, 住过的地方都记不清了,唯一铭记的是我的出生地, 叫蒌园大街。蒌, 是一种爬滕类植物, 叶子很宽, 有异味, 可以药用。大概是还没有变成城市之前, 这里是一片蒌园, 满世界的青滕绿叶, 野性十足, 生机盎然。 据说蒌园一旦长成, 是不会灭绝的, 不是蒌滕不会枯萎, 是蒌这种平凡普通的植物生衍能力太旺盛了。后来造城者把蒌灭了, 建成街道, 于是取名蒌园大街, 这可是 ...

    我们家从我父亲那一代搬进了这座小城市, 几十年来一直在城里搬来搬去, 住过的地方都记不清了,唯一铭记的是我的出生地, 叫蒌园大街。蒌, 是一种爬滕类植物, 叶子很宽, 有异味, 可以药用。大概是还没有变成城市之前, 这里是一片蒌园, 满世界的青滕绿叶, 野性十足, 生机盎然。 据说蒌园一旦长成, 是不会灭绝的, 不是蒌滕不会枯萎, 是蒌这种平凡普通的植物生衍能力太旺盛了。后来造城者把蒌灭了, 建成街道, 于是取名蒌园大街, 这可是几百年前的事了, 直到我成为下乡知青, 才从乡下的田园上认识了这种叫蒌的植物。

    我出生的那座屋叫蒌园大街一号, 是一座古老的砖瓦房, 我至今不知它的屋主是谁, 我们家搬进去的时候已经是公租房。这座老房子并不堂皇, 也没有雕梁画栋, 总面积不超过二百平方米, 中堂是一个二十平方米左右的天井,六个房间住了六户人家。我家住天井后正对大门的那一间, 面积大约二十多平方米, 住着我爷爷, 我爸妈, 我和后来出生的两个妹妹, 共六个人。这座老房子没有厕所, 白天大、小便要跑到附近的烟墩山去拉, 晚上就用个木桶盛着。老房侧的窄窄小巷里有一口水井, 井水清澈, 生活用水全靠它。儿时感觉这房子挺大, 整天跟同院居住的小伙伴在天井里嬉戏玩耍, 印象是很宽阔的天地, 偶尔跑到街上去, 没多久妈就会操着大嗓门叫回家, 那时感觉已经跑了很远。

    我在蒌园大街一号度过了快乐的童年, 八岁时我家搬离了那个房间, 此后四十五年, 我虽然知道这座房子还在, 却一直没回过去。

    今年初, 我儿时的邻居杨洪基打电话给我, 相约童年时候几个在一个院子居住的小伙伴回蒌园大街一号去看看, 于是, 几个小老头小婆子回到阔别了几十年的〝旧居〞。老房子几十年依然如故矗立在街巷边, 所谓〝大街〞, 原来连汽车都过不了, 街道总长也不到三百米。现在老房里总共住着一户人家, 这一户不是本地人, 住进这里将近二十年了, 最近十多年整栋房子就他们一家六口人住着,几年之前要向政府交点租金, 现在租金不用交了, 只要他们守护着房子。我们都有点不可思议, 当初这里怎么住得下六户共二、三十口人, 而且大伙都没有抱怨挤逼!

    整栋老房子的结构布局并没有改变过, 还是老样子, 只是后来住进来的人家对地面、 墙壁作了些许修饰, 还有一些没有搬走的残废家具。我们都庆幸, 虽然这几十年世事变化太快了, 但我们曾经快乐过的老房子依然圆好, 至于以后有没有人像当初灭蒌园时那样把它灭掉, 这就不是我们这些星斗小民可以预料的事了。我们都在蒌园大街一号拍下了我们的旧居纪念照, 后来, 我把我的家人都叫了回来拍照, 对曾经生我养我的地方以示感恩与敬畏!




鲜花

路过

雷人

握手

鸡蛋
返回顶部